烟雨濛濛

【忘羡】岁月静好

yukimura ruri:

原著向,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云深不知处,兰室
蓝思追,蓝景仪等一批蓝家弟子端庄雅正的坐着,等待着含光君的到来。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,这脚步声不像平时那样稳重,反而有些过于轻浮随便,众弟子在心里都想着,这一定是魏前辈,含光君不会来了,这节课是魏前辈带班了。
果不其然魏无羡出现在了众弟子面前,众弟子向魏无羡行了一礼,魏无羡点头示意,待众弟子做下后,蓝思追开口问道:“魏前辈,晚辈斗胆请问含光君为何不来授课,可是出了什么事吗。”
魏无羡笑了笑,故作正经,咳了两声道:“你们含光君啊,被那……咳……被你们的蓝老先生叫走了,所以我就来代他上课喽”
听完魏无羡的解释后,蓝思追又向魏无羡行了一礼道:“多谢魏前辈了。”
魏无羡笑道:“没什么。对了,思追,你们平常都做些什么啊?”
蓝思追道:“前辈,平日里含光君都会给我们传授一些夜猎的技巧,蓝家先祖的事迹和一些……新的家规。”
“等一下,思追,含光君居然还讲家规,新的家规!”
“是啊,魏前辈,您不知道吗,虽然家规已有四千多条,可是蓝老先生,每天都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家规。”蓝景仪抱怨道
魏无羡听后深表同情,无奈的走到蓝景仪的面前,蹲下拍了拍蓝景仪的肩,语重心长的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对于家规这件事情,魏无羡真的是深痛欲绝,蓝老头,在他来到云深不知处后,整天有事没事的添家规,其实那些厚厚的家规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了,那就是放火防盗防魏婴!唉真是苦了这些孩子。
“魏前辈……”蓝景仪感动的都快哭了。
“景仪,要不这节课,我给你们讲点别的,思追你觉得怎么样。”
蓝思追想了想,开口道:“晚辈听前辈的。”
“那好,我给你们讲讲我和你们含光君合理杀玄武的事,怎么样,但是这里面的夜猎知识可一定要做好笔记,这可是要上交的哦。”
“是!”
“那是在岐山温氏的射箭大会后,温氏以教化各家子弟为名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原来,当时是这样的”
“那温家竟然恶毒至极”
“ 蓝翼家主的弦杀术真的好厉害,含光君也好厉害”
“原来阴虎符的材料竟是玄武口中的那把废铁”
“魏前辈!真的好崇拜你啊!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魏无羡笑了笑,看着这些孩子,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,那个无忧无虑,笑看人生的自己,那个浑身正气与朝气的自己,开口道:”好了,故事听完了,好好做笔记吧,含光君可是会检查的。”
“是,晚辈谨遵前辈教诲!”众蓝家子弟向魏无羡行了一礼。这时听见门外一门生道:“含光君!”
魏无羡听见后笑着看向蓝忘机,蓝忘机缓缓走了进来,看了魏无羡一眼,便转向蓝家弟子说:“今日所学何如?”
蓝思追站起,向蓝忘机作揖道:“含光君 ,今日魏前辈给我等讲述前辈与您年少时合力斩杀屠戮玄武的事迹,并命我等以此为戒,整理里面所含的夜猎知识,待整理后便交于含光君。”
提到合力斩杀屠戮玄武,蓝忘机明显的停顿了一下,然后看了他身旁的魏无羡一眼,便又看向蓝思追,道:“如此甚好,思追,待整理过后交于我。”
“是,含光君。”
蓝忘机道:“今日已晚,待笔记整理过后交于思追便可自行离开,思追,待你收集过后交于静室的门生即可。”
“是。”
魏无羡从始至终都盯着蓝忘机,待蓝忘机交代完事后便上前去拉住蓝忘机的手,对蓝思追说道:“思追儿,交给你了,我和你们含光君先走喽!”
“胡闹。”蓝忘机虽是这么说,但是并没有拒绝他,反而紧紧握住,那是十指相扣。拉着魏无羡走出了兰室。
蓝家弟子就这样看着两位前辈的身影渐渐消失。
静室
“蓝湛,你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拉着我离开了,哎呀,如今的含光君真的是……啧啧。”魏无羡笑着打趣着蓝忘机,蓝湛真是越来越好玩了。
蓝忘机无奈的对魏无羡说“不是你拉我的吗。”
“对啊,是我拉你的,可是我没想到你就这么把我拉出去了,啧啧。”说着魏无羡便点起脚尖凑到蓝忘机耳边,轻生道:“含光君,没想到,你呀,这么心急。”
蓝忘机听后立即红了耳朵,抱住在他耳边作祟的魏无羡道:“魏婴 ,别闹。”
魏无羡把手交错着搭在蓝忘机的肩上,调皮的说:“我不。”
“魏婴!”
魏无羡保持着这样的动作,把脸缓缓的贴在蓝忘机的胸膛上,开口道:“蓝湛,你知道吗,今天讲到了屠戮玄武的事,让我想到了……江家,我其实明白温家迟早会对江家出手,可是我心里对这件事还是……”
“魏婴!”蓝忘机打断了魏无羡的话“此事不必再想,都已经过去了,没事了。”说着蓝忘机轻轻拍抚着魏无羡的背
魏无羡听后,释怀一笑,把蓝忘机的脸拉了下来轻轻的在他耳边道:“蓝湛,我都知道,你不必担心,我啊只是突然有感而发而已,好了没事了。”说着便轻轻的咬了一下蓝忘机的耳朵,低喃道:“蓝二哥哥,我想喝莲藕排骨汤,你给我做吧。我很想念那个味道。”
蓝忘机轻嗯了一声捧着魏无羡的头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,便出了静室。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魏无羡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发着呆,直道静室的门响了一下,才缓过神来,只见蓝忘机提着一个餐盒,走了进来。
莲藕排骨汤的香气传来,真的很像师姐做的,魏无羡不禁着样想。
“蓝二哥哥,我要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!”说着便跑到蓝忘机身边,坐在案旁。
蓝忘机笑了笑,便亲手把盒里的汤拿了出来放在魏无羡手上。
可是魏无羡却把汤推了回来道:“我要二哥哥喂我。”
“好。”蓝忘机轻柔地说道,然后亲手要了一勺汤送到魏无羡嘴旁。
魏无羡看着着红红的莲藕排骨汤,开口喝了下去,这味道真的很像,真的很像他初次到莲花坞师姐给他做的那碗。魏无羡一口又一口的喝了下去,直到那碗汤见到了底。
蓝忘机把碗放下,拿出帕子擦拭着魏无羡嘴旁的啧迹,很轻很轻。
魏无羡就这样看着他,突然吻了上去,把嘴里的那股味道递了过去。
他俩磕磕绊绊地走到床榻边上,蓝忘机一挥手灯灭了,纱帐也落了下来。
一夜缠绵
第二天清晨蓝忘机亥时醒了,看着魏无羡睡颜,起了身,穿戴好衣物,洗漱完毕后,去尝试叫魏无羡起床。
蓝忘机走到床榻边,惊奇的发现魏无羡已经醒了,坐在榻上,手里攥着一条卷云纹抹额。
魏无羡向蓝忘机招了招手,蓝忘机走了过去,自动的把头往下低,让魏无羡可以把抹额系到头上。
魏无羡把抹额系到蓝忘机的额前,在脑后打了一个结,顺着抹额的把手放了下来,打了个哈欠,对蓝忘机道:“为了能亲自给你系抹额我可是违背了我自己的生物钟了,不行了蓝湛我要睡觉了。”
蓝忘机温柔的嗯了一声,摸了摸魏无羡的头,说:“好好睡吧。”
回应蓝忘机的只有一阵香甜的呼呼声。
你为我做羹汤,我为你系抹额。无需轰轰烈烈,只愿岁月静好。